春耕

中国的古镇大体一样 但又各有千秋。

苏州,一个来了不想走。走了还想来的城市。

  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,妥善安放,细心保存。免我惊,免我苦,免我四下流离,免我无枝可依。但那人,我知,我一直知,他永不会来。

茶馆儿里的众生百态,

© 中途岛 | Powered by LOFTER